<pre id="7b77e"><nav id="7b77e"></nav></pre>
    <span id="7b77e"><sup id="7b77e"></sup></span>
    <legend id="7b77e"><li id="7b77e"></li></legend>

    <span id="7b77e"><output id="7b77e"><b id="7b77e"></b></output></span>

          <strong id="7b77e"></strong>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7b77e"></optgroup>
          <acronym id="7b77e"></acronym>

        1. 1568字《我是年輕人沒錯,但我不想讓座》單衫杏子

          • 作者:《子路教育網》
          • 發布時間:2017-08-02 23:53:33
          • 閱讀 1700

          摘要:前兩天在公交車,我寫完了一篇關于故鄉的文章《若我鄉音不改,請允我做一個異鄉人》約一千八百字,結尾之后,明明記得保存了,但最后再進入頁面后發現


            前兩天在公交車,我寫完了一篇關于故鄉的文章《若我鄉音不改,請允我做一個異鄉人》約一千八百字,結尾之后,明明記得保存了,但最后再進入頁面后發現文章不見了。當時的心情你懂的,非常扎心,惱,無處可發泄,我下了車,抖抖全身,放松了一下,不見就不見了嘛。內容在當時的心境下寫出來的,不需太多思考,完全是隨筆,即使能夠回憶起文章框架也不愿再一字一句的復述到空白的文檔里,過了那個點就沒有心思再去整理了。


            這次,不吸教訓,一樣找了個位置,開始編輯。

            我坐下之后,先后來了些老年人,一刷卡,便重重地提醒年輕人“請關心老年人”。我充耳不聞的刷著手機,這些老年人大清早出來跟這些上班族搶什么座位,雖然他們沒有告訴你“快給我讓座”但是真的能感受到,他們就在看著你,眼神里全是謾罵,“你真么年輕,坐什么位置,嗯哼?”

            我不動搖的坐著,因為看了一眼,只是剛退休的人,還不至于非要讓坐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可能寫下這篇文章,會有許多人指責像我這樣的年輕人,不讓座就是沒有道德,沒有尊老愛幼的美德。對的,其實有時候,我都那么艱難了,我拿美德有何用?無需任何道德綁架,有一些老年人是不值得你去尊重的。他們已經覺得年輕人讓座是理所應當。

            還記得在珠海,我確實見過很多非常有素質的老年人,他們在不是真正需要的情況下,你給他讓座他都會拒絕。

            但凡事也有例外。最后一次從珠海回貴陽,提著大包小包去城軌站,一路站到尾,背上還背了個重重的行李包。到半路上來的一位老年人,上車就說“位置都沒有,都不知道讓一下座位”大概意思是這樣。當時售票員回擊“能上來就不錯了,沒有誰有義務給你讓座”是的,年輕人也有累的時候,也有身體不適的時候,那誰去體諒他們呢,誰會給他們讓一個座位呢?

            想起去年冬天,下了火車乘公交回去的那段路,乘完火車本來已經很疲憊了。拖著行李,天也已經黑了,只好趕著走。公交上擠滿了人,我被擠在一個小角落,后來實在受不了感覺就要昏厥。我無力地蹲在地上,全身發冷,面色蒼白。旁邊坐著的有精力充沛的老年人,聊天甚歡的中年人。但是也沒有人給我讓座。所以,不要去道德綁架任何人,我們理解著所有人,但是卻沒有人理解自己。

            我大早起來走到終點,終于排隊排到一個座位,才坐一站,你就要讓我讓座,我的工作可是要站一天啊,下班還要擠兩個小時公交才到家,如果你女兒也是這樣的工作,恐怕你會趕緊站起來,“乖,摸摸頭,快坐吧”

            這是人類自私的本性,只有與自己有血緣關系的人才會義無反顧,不記得失去付出。

            我認為的善良是適可而止,如果對誰都善良,對沒有必要的人善良,那不叫善良,那叫煞筆。

            本來我準備就以上文發出,直到下午,又心生歉意,想借此再寫一段所見所聞。

            上班期間,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,約七十多歲。辦完業務出門時連聲說著謝謝,我回他微笑,并示意慢走,他用著不太標準的貴普說了一句感動服務行業人員的話“你很辛苦,你辛苦了”,有時會遇到一些人,他們可能給你甩臉色,可能不會對你友好,以知泠的話說就是很受氣,其實對于我來說,很無所謂的,完全不會影響心情,說實在的,對于這樣素質低下,情商堪憂的人,我從來沒有把他放在眼里,所以我過的挺好。

            也有素未謀面的阿姨拉著手說“一定要好好考試”

            這真是一個多元的社會,裝滿了五顏六色的人群。

            下班后,每逢周六趕回家的車都是擠滿了人,很難尋到一個位置,當然我肯定是站立其中。我旁邊坐了一位老爺爺,我身旁站了一位抱著小孩的年輕人,老爺爺立馬起身給年輕人讓座,年輕人沒有坐,并謝謝那位老爺爺。老爺爺試圖抱年輕人的小孩坐在自己腿上,年輕人滿懷感激的拒絕了。我當時看到小朋友很誠的笑了,對于一個陌生人這樣笑,回過神才覺得有些不好意思。似乎是我看到的正好與我期待中的場景一樣,所以莫名的笑了。

            我們的善良是相對的,美德也應是每個人的,它不單單屬于某個群體,或某一個人。






          91爱搞搞